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有一天老安生日,
那什么暗搓搓问一句。

有人要跟我们换团头↑吗——
(bushi)

哇!!!
这里qq1289491362欢迎骚扰。

王冬宅春的求爱方式。

*起名废没办法。
*ooc严重。
*王子冬x宅男春设定。

(1)

四月雨纷纷。已是春天到来的季节。唉…。少年把整大袋垃圾扔进垃圾桶,深深叹了口气,貌似这个月游戏出了以后又要吃土了——

————

季连春生。
一个万年家里宅(可能会有点腐)的名字。刚被老妹轰去打扫房间,现在就已经在丢垃圾了。啧。话说不是我打扫而是老妹你自己拿起扫把自己干完了吗…还那么快。他挠挠头,望着天发呆。

“那个。”
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在季连春生耳边响起。他扭头转去看。想来也是问路的?
“我问问你。”
“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咦。不是。什么……
季连春生一瞬间以为自己眼瞎耳聋了。

————

冬子寒。
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富饶国家的王子的名字。被逼婚逼得生不如死所以跑到这个热闹的镇子冷静自我。
可是——
咦。这个人怎么丢垃圾要拿一大袋?这起码也有好几公斤重了吧…嗯。想在这里交个朋友要不过去问一下?冬子寒若无其事地想着。于是他手脚轻快,走到橙发少年身后,问:
“那个……”
少年转回了头。被邋遢遮掩了大半辈子的帅气的脸完全暴露在冬子寒面前。顿时冬子寒心里有好几个小天使在飞,脸蛋泛红起来。本想要问路的他竟突然改口:
“我问问你。”
“能不能和我在一起?”

于是。他成功看到了眼前的少年的一脸嫌弃和懵逼。

————

气氛尴尬。
季连春生觉得,可能自己遇上神经病了。虽然眼前的人很漂亮,笑起来也比自己俊朗多了,但他还是觉得——是不是我出幻觉了???被人表白什么的…对方还是个男的啊。

冬子寒觉得,自己可能遇到真爱了。即使对方是男的,而且还浑身乱七八糟的,但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一定既老实,又乖…不像那些爱撒娇的令人作呕的女人。

于是,这次偶遇,使一见钟情的王子开始了对宅男(可能会有点腐)的漫漫求爱路。

哈哈哈哈哈哈哈改的图(。)
实际上我都不知道有没有人改过。真的。

当然冬春混入。
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沉迷。
p旧双黑
p2新双黑
p3我大冬春
p4——一个总结~♪

然后别打我。我们仙女没有良心。 (自己也感觉标签打多了)

论媳妇是警察怎么办。要寂寞空虚冷了吗?

*白领宰x警察中

*好像有点短但是……

*讲真。大概会有后续(???)……不,不存在的。

 现在沉迷双重人生沉迷冬春沉迷冬子寒,但是也不能忘了双黑!



“诶!?”太宰正跟自己的恋人通电话,听到某个玩意突然情绪高涨,“什么什么!中也你你你明天也不回来??”电话里穿来了闷哼一声,然后就挂电话了。

太宰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通话结束”,心里难受。自己已经一个月没跟媳妇亲亲抱抱了啊啊啊!这几把谁受得了!


没办法。谁让自己喜欢上一个警察。


“啊…本来明天星期六可以带中也去玩的……”太宰绝望地看向天花板,“我说这些人怎么就,那么多事呢!那都要警察??”



一天大早,太宰拖着自己想中也想得虚的身体,来到公司上班。

然而太宰治作为这个公司的这位白领啊,有点儿不一样。没有别的公司白领那种一分钟几百上下的,但是做事出奇地效率高。

奇才奇才。这是太宰毕业前,一位教授给太宰的话。

奇你妈。没有媳妇还不如去死。

旁边的中岛敦给太宰打招呼,太宰也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嘭”的一下关了办公室的门。唉。好久没见过太宰先生生龙活虎的样子了。敦叹了口气,爱情啊爱情。

而进到办公室后的太宰,立马就趴在自己的桌子上,生不如死。“啊啊下午去入一下水好了。”说完,他拿起了手机,盯着信息列表,自己发的十多条 信息,却没回复一条。

“……呜!”看到手机突然感到委屈的太宰决定,不等下午了,现在就去!他拿起刚脱了的外套,披在身上,然后夺门而出。

当然,走之前还和一脸懵逼的敦说:“敦君,我去入一下水。工作交给你了~”然后摁下电梯键,走了。



不久后,随着“噗通”一声, 不知不觉…意识在慢慢迷离……太宰治好像看见,一只满脸通红的小中也,正在自己身下喘着气。太宰觉得这可能是个梦,所以他变得为所欲为。他亲吻身下人的唇,用手隔着衬衫抚摸身下人那被挑逗得充血通红的身前的两粒。他嘿嘿一笑,想要解开身下人的裤拉链……



“喂!”


“喂!你没事吧?!” 
 
啧。正做了春梦却被打搅了的太宰,当然很不爽啊。他就想要转个身继续睡。却被怀里的人打了一拳。 
 
“唔…!” 
 
身下传来一阵挣扎和支支吾吾的声音。 
 
太宰这才发现,自己这不就是把梦中身下人抱在怀里呢么!大概是因为中也太吵所以身体才会捂住他的嘴吧……? 
一定是梦。 
 
太宰这样想着,想继续刚刚梦见的动作,想伸手去摸的时候—— 
 
又被打了一拳。 
 
                                 
“混蛋太宰。还好遇见我,你要是抱着其他姑娘祸害别人,被求我放你出去!” 
 
现在,是在警察局。一个悲伤的地方。 
“混蛋太宰。还好遇见我,你要是抱着其他姑娘祸害别人,被求我放你出去!” 
中也严厉呵斥道。 
太宰歪了歪头,不要脸的说:“中也是在吃醋吗~想象我抱着其他女人~” 

“……没有滚。”


“诶~被中也这一说我好伤心啊~!” 

太宰边说边满怀恶意地笑了笑。手开始不自觉地动了起来。

中也当然意识到这一举动。但是他觉得现在是恋人也没什么不好……?但是转念一想,这可是在警察局啊!于是他便用手拍掉了太宰本想搭在中也腰上的手。

被这一拒绝的太宰当然不甘心,他又抬起手,一把就摸上中也屁股。 
被这一举动吓了一跳的中也面红耳赤,他转身就恼羞成怒地对太宰说:“放开。” 

太宰治会答应吗啊,当然,是不会的。他只会不要脸地说不。


中也的身体被这一调戏,不自觉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啊~太宰看着怀里人满脸通红身体敏感,心里感叹:我其实也是幸福的啊。


----------------

事后,一位警察突然瞄见两人举动。

随后,警察局轰动。

“哇!!!中原前辈的恋人!!!”

“哦哦哦~!有趣有趣!”


中原表示:不是你们……


桃花开了。表白吧。

*短打。
*真的。他们是真爱啊。

桃花三月。一个属于粉红色的月份。
那颗桃树,正耍得烂漫。

“那个…春生啊……”
冬子寒叫住了从自己身边走过的季连春生。

“怎么了?”季连春生回过头,看着有些慌乱的冬子寒,问道。

看着呆呆地盯自己的季连春生,冬子寒不禁心里一震,没想到春生也有那么可爱的时候…他顿时有点面红耳赤,支支吾吾,还有指手画脚。明明一直都想要告诉季连春生自己心里话的冬子寒,在实战中竟然真的慌了。飘落在方圆百里的桃花,似乎把冬子寒的心情衬托得更凄凉与一丝期待。

“嗯嗯嗯……那个那个……”
冬子寒噎了噎口水,正想这几万个之前立好的稿子,从中选出一个跟眼前的人说,但是不是他脑洞不大,而是没胆。他眯起眼睛,让互相的视线变成了单方面的视线。

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季连春生歪着脑袋,视线转向了远方。

“那个……!春生啊!我……”冬子寒正要说出口,却被季连春生打断,他望着远方一颗开满粉红色的树,说,

“春天到了啊。”

是啊。春天到了。
可是我也依然没有勇气告诉你,我一直喜欢你呢。

end.

迟到的生贺。

*发迟了怪我,因为我耍不了电脑啊……

*随便一提我并不知道写的什么,恩。



唔…怎么说好呢,今天。


——芥川今天生日。



敦趴在办公桌的椅子上,思考人生。


芥川会喜欢什么呢?他想,送他只猫?不不不,不行,这样罗生门会吃醋的。那请他吃饭?啧,这个完全没有新意。给他个惊喜!?敦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脸都黑了。芥、芥川的心脏和身体不好啊…

唔。好难。

敦垂下头,在桌子上滚来滚去,却被人按了下来。

“呀~敦君~”

“太、太宰先生!”

等等。太宰先生是芥川以前的老师 ,或许太宰先生会知道什么最适合芥川?!想到这里,敦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哦,太宰先生或许知道自己却……一窍不通啊。

“敦君在想什么呢~”

“那、那个!!太宰先生会在自己喜欢的人生日送什么礼物呢!”

这小子。一定想着芥川生日了。

“啊~这个的话,干他一次?去年某只小矮子生日我就好好【哔——】”

“唔……这样好吗太宰先生。”

心想这鬼玩意一定行不通的敦,还是问了一下。

“或者说给他【哔——】一次?”


不行。太宰先生现在满脑子色情。边想着的敦,边往后退。






此时的芥川。


“咳、咳咳。”芥川轻咳了几声。

“哦,芥川。”

芥川闻声去看,是中原中也。

“啊,中原前辈。”他向中原打招呼。

中也快步跟了上去,问芥川:“芥川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吧?生日快乐哦?”

“恩。谢谢。”芥川回答道。忽然他又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过头问中也,“中原前辈。那个,你生日的时候,你喜欢的人会送给你什么?”

我的妈。生日。

中也一想到那个生日都不禁脸黑起来。想想自己被干了一夜。

“啊这个的话,就是……就……”

越说脸不禁越黑的中也,被芥川发觉到后,芥川连忙讲:“中、中也前辈…啊那个今天您也有很多工作吗?”

“……没有吧。”被打断了那糟糕思绪的中也回答道。

“那,我先去上个洗手间——”说完,芥川就走向了厕所的位置,从这莫名其妙的话题退了出去。

“等等——!芥川你要什么礼物啊——?”


不行。中原前辈的生日一看就很不好。头也不回的芥川,这样想。





下午,下班时期。


“呜…”芥川捂着留着新鲜血液的手臂,从巷子里跑出。是的,他在执行任务时碰上了埋伏,被暗算了。这还不是令他更吃惊的,更令他吃惊的是,他刚跑出巷子口走在大街上就撞到了敦。


人生嘛,就是那么多巧合。


“哇!!芥川?!你你你你怎么受伤了??”


“…人虎?不是你怎么在这!”


敦下意识看了看芥川的伤口,伤得还挺重的。

“啊啊芥、芥川!我带你去包扎!!”说着,他抓住了芥川的手。

“等会儿!去医院的话我会暴露的吧!!”

好像…也是啊……敦呆呆地扭过头来看芥川一身的血污,尴尬地放开了芥川的手,“对…对不起……”

看见芥川好像是嫌弃地撇过头,敦只能耷拉着脑袋不说话。而芥川当然也瞄了敦几眼,看见这样的敦,他心里也有些不忍。

“喂。”他说,“还是去我家包扎吧。”

听见这句话的敦,像是小狗般高兴地把头点了又点。


芥川家里——

“好好好,芥川别动。”

“疼。”

“啊呀~谁叫芥川那么不小心。”

看着眼前的人幸福地笑着,总会让点微妙的感觉。

上他吧?

上他吧?

上他吧?

上他吧?

上他吧?


被这样盯着的敦心里有点慌,他突然想起来,太宰先生的一句话“要不给他【哔——】一次?”一想到这个就猛地摇起头,现在敦的心情万分复杂。


“那个……”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说。

“啊……芥川你先……”

“还是你先。”

“还是你……”


僵持不下的两个人内心越来越乱,直到——一个塑料瓶砸中敦,敦一不小心就倒在了芥川怀里。芥川的怀抱……好暖……他一边痴痴地想,一边不禁将头埋得更深。看到像猫儿一样埋在自己怀里的敦,芥川的心里也直痒。



“让我上你吧(我可以给你上吗)”两句意味深长的话说出。


看来又是个不安静的夜晚啊。


啊~以后高中生活就不打几章了~

有梗再写~没梗就几把留着吧~

【精神颓废】

说好的100of车文。

我几把要死了。

谢谢某位小天使告诉我这玩意儿。



话说有人要看白领宰x警察中吗。

就是那种……每天看不到中也回来就去闹事进派出所见中也的……


想想也没……

论一个痴汉拿到吸管。

一发完。

*学院paro,宰二年级中一年级

oocoocooc炒鸡ooc,ooc的我都不想说话了而且小学文笔【死



(1)*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中原中也像猫一样伸了个懒腰,觉得今天也是很平常的一天。——但是的确,今天和平常一样,很无聊。想想每天一大早,就要看到某青花鱼的脸,听到某只青花鱼的声音,还要和他一起上学,中也就感觉烦得要死。他洗漱完穿好衣服,然后随拿起昨晚特意准备的草莓牛奶(当然,是用来长高用的。),匆匆离开了家。

怎么说呢,中也这一家子。都是忙。虽说中也的父母因为常年的工作没时间陪他,但他也在心里默默支持他们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大部分时间,父母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凌晨,并且两人一回家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唉,总之中也就是习惯了不被关注呗。

但是对于中也来说,有个人是个不一般是存在。竟然默默关注他,等他。这人就是他隔壁的——太宰治。太宰治这个人,中也从小就看不懂,尤其是最近,不知怎的,好像是在献殷勤……?恩,其目的应该是借点什么。算了下次请客好了。中也是这样想的。可是这一天天过去,太宰连借什么,要什么的一个字眼也没说。奇怪啊,奇怪。仔细想想,太宰也就帮自己丢丢自己喝完的牛奶盒或其他的什么东西而已。算了,那就不请了吧(反正也说不出口)。

中也漫不经心地走在巷子的小路上。果然,在不远处又遇到了那个熟悉的脸庞——太宰治。唉。中也叹了口气。果然他又在这里等了。

究竟为什么这样做呢?这句简洁直接的话,始终卡在喉咙。


他走着走着,想起了一件被岁月蹂躏了很久的事。那天还是在这个电线杆旁。第一次,那个人在这里等他。他问啊,为什么你在这里等我?那个人却厚脸皮的说,啊,因为,无聊吧?听到这个词,不禁炸毛快步离开这根电线杆。而那个人却一蹦一跳的走上前,说,骗你的啦!然后用手轻轻拂过他肩上的发丝。

“唔……”

被这一过于暧昧的举动下的心跳脸红的的中也,没说一句话。那个人笑着点了点头,知道他默认了 。


“混蛋太宰。”他当时好像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

“啊啊~中也!”那个等在电线杆旁等他的太宰招呼了起来。

“啊。”被打断了思绪的中也反应过来,习惯性地喊了一句:“早上好啊混蛋太宰。”

“诶!就不能不要在太宰前面加混蛋吗?”

“不行——因为这是太宰你的标志啊。”中也说着,拆开了手里草莓牛奶的吸管,撕开了包装。然后往那个灰色小口戳了进去。太宰看到中也这样也没说什么,只是笑。

“今天中也的心情不错啊~!”太宰问道。

两人继续走着。

“恩,差不多。”

太宰就盯着那瓶牛奶,静静等着中也喝完——“中也!中也!我帮你丢牛奶盒吧?”说着太宰把手伸向了牛奶盒。中也没说什么,就让太宰把牛奶盒拿走了,再说,自己丢嫌麻烦。

……

……

下课后,太宰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还哼着小曲儿“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只小矮子……”走过的国木田看了看太宰,果然又看见了他手上的吸管。“……”国木田面无表情二话不说拍开了那根在太宰手里的吸管。

“哇啦!!国木田!!你干什么!!”太宰立马跳起来蹲在地上看着吸管,一脸黑线地喊。这可是本宰在大冷天早早起床等中也的收获哇啦嘿——心疼归心疼,太宰现在怎么说都很滑稽。

而国木田还是面无表情叹了口气,说:“真恶心。你如果要舔的话我会鄙视你的。还有就一定要吸管?”

太宰可怜巴巴地眨了眨眼,“恩。”

“我说你啊——怎么就不要牛奶盒啊???”

“我也想啊!可中也看着我丢,我很羞耻啊如果那样做!!(吸管是我顺来的)”

“原来你这个人也是有羞耻心的吗!!!”


------

与此同时,中也在楼下一年级和同学聊天。

“诶~今天也看到中原你和那个谁谁谁在一起呢。你们不是情侣吗?”立原兴致勃勃地说。

这话刚入中也耳里,“轰”的一下,中也的脸就红得像苹果一样。他连忙看向窗口转移视线,并慌慌张张地说:“才!!才不是呢!!”

“啊,那男的叫太宰治吧好像。”从一旁走来的银吃着糖果走过来,听到这种话题所以来凑凑热闹。

“对对对!!我前几天也看到了。”梶井也来了。

中也被这群人的调侃弄得面红耳赤。心想这群人就不能把心放大点嘛!看来自己要和太宰商量商量了……

-------

“国木田…”太宰盯着那根吸管,一本正经的问,“那我能闻一闻吗?”

国木田此时不想回答并向太宰砸了本书。



放学。

早早就等到校门口的太宰,看见了刚从学校出来的中也,就喊:“中也~这里~~!”但是中也头也不回地走了。于是太宰跟上中也,并用手拍拍他的头,问怎么了。中也被揉的不耐烦,直接拍开太宰的手。他抬起头,用一种满脸潮红,憋屈又生气的表情看着太宰。

——这他妈,太可爱了!

——不行再看我的鼻血要出来!

太宰捂住鼻子,兴奋地想着。

“混蛋太宰。”,中也说,“跟你商量点事。”

“诶~什么~”

“我……”中也欲言又止,心想着说出来也太难为情了。他咬了咬嘴唇,狠了狠心,“我想,能不能以后别一起上下学了。”

听到这里,太宰忍不住了,有点儿过激地问:“为什么不能?!”看到太宰反应比自己想的还要剧烈,中也心里一震。

“太,太宰……”

被中也小声呼唤着自己名字的太宰,突然发觉到自己失礼了。他垂下眼,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太宰的睫毛又长又顺,弯出来一个好看的弧度。看到这样的太宰,中也心里更不好受了。良久,太宰才轻声说,“对不起我失礼了。”然后快步走了。身影渐渐地,越来越远,知道中也踮起脚尖也看不到了。


----------

第二天。

中也来到那根电线杆旁,发现太宰果然不在了。他低下头,东边升起的太阳把阳光照射在他身上。他感觉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情,在心头回荡。这种感情,究竟是什么?中也握紧拳头,想着,应该,也许,可能,大概,是愧疚吧。

他拿着牛奶,喝了起来。难得一个人,他原本以为,这样是很好的,很高兴的事,可现在……

走着走着,他到了第一个十字路口。

中也忽然想起以前和太宰放学的时候,看见了大概是被车撞到了的一只小猫。这只猫已经浑身是血,正可怜兮兮地用它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俩,仿佛是在求救。

“呜,真是的。谁这么没有良心。”中也露出了对于太宰治来说难得的怜悯的表情,然后慢慢靠近这只小猫。

“没想中也这么善良呢~”太宰笑笑,“要是打我的时候也……”没等太宰说完,中也一个肘击,太宰,卒。

“你要是有说废话这闲工夫,怎么不来帮忙?!”

“好好好——”


他们这几年也不是白来的。突如其来的默契也是他们吃了一惊。他们把猫带到自己家,重新帮小猫洗了身子上的血污,然后替其抱扎伤口。两人从忙忙乱乱到慢条斯理,仅用了短短一分钟。看得出来,与生俱来的默契。

“啊,终于弄完了!”中也兴奋地笑了起来。从西边渐渐落下的太阳,放射出耀眼的光芒,光芒照在中也脸上,显得……

格外好看。太宰想。

“咔嚓”

咦?快门的声音?中也闻见声,便顺着声音去找声音的主人。但是这里除了太宰和我也没其他人…太宰?!他看向了太宰,对方正在玩手机。他脸红地歪了歪脑袋,兴许是自己听错了呢?中也在那时也没说什么,只让他随风而去。

(可事实的确是太宰拿到这张照片高兴得完全睡不着。)

看着小猫舒服的睡去,两人姑且是放了放松,互相叹了口气。那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饥肠辘辘的两人现在又累又困,特别是中也。“啊——好困…”还没说完,睡意就侵占了他的全身。他晃两下,最终倒在太宰的肩上,昏沉的睡着了。而太宰首先是惊了一下,然后眯起了眼睛,心想今天也是个好日子呢。然后两人就睡在了一起……

“哗啦啦——”

是第二天早上的雨将两人从梦境中清醒过来的。而当他们洗漱完毕吃完早餐看看电视后,中也问了一句:“太宰,猫是不是在你那?”“不是中也你带着呢吗。”

…………

两人内心:猫不见了?!

他们连忙把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全检查了一遍,那时已经是下午5点,还是没发现猫的中也当时急得很,随着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中也急躁的情绪也慢慢升温。

“太宰!你那边有吗?!”

“没有…”


还是一无所获的两人一起瘫坐在沙发上。中也用手埋住脸,嘴巴已经弯曲得不成形。看着这样的中也,太宰心里自然也不好受。他带过中也的肩,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或者怀里——当然没那可能。中也也听话,安安静静配合太宰的动作。

“中也啊……往好处想,万一是猫自己跑了呢。”

“这更加不好好吗,雨下这么…大……”也许是太宰的肩太舒服,脑子混沌的中也慢慢往热点靠近…一不小心,就栽进了太宰怀里。是最不会发生的!!概率最小的事情!!中也现在倒在我怀里!!啊啊好可爱!!太宰心里警铃大作,手不知该放在哪。太宰马上从混乱中清醒过来,他轻轻低过头,小心翼翼的看着怀里的人。而怀中的中也抓住太宰的衬衫,把脸埋得更深,太宰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衬衫湿了。他会意笑笑,用手摸了摸这样的头。

“太宰……”中也哽咽道,“你说小猫会不会死?”

“不会的。”

“真…真的吗!”突然情绪高昂的中也突然把脸抬起吓了太宰一跳。

“恩…是的哦?”

中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后又倒在了太宰怀里。

而太宰心里想:当然是骗你的啦。我可爱的中也。


其实这件事是因为他们隔壁的隔壁的那条巷子里的猫自己走丢了。好死不死竟跑到路上被撞了个正着,结果就被太宰和中也救了。他不见那天其实是被他主人抱走的。本来那只猫的主人是想叫一叫他们,提个醒,可看他两依偎着睡得挺香,而且衣角也有点血渍,没敢叫……



真蠢啊,那个时候。中也下意识地闭起眼睛,无奈地笑笑。时间过得很快,在中也发着呆的时候,已经快要上课了。“啊!糟糕了!”于是他一路小跑,才算没迟到。

上课的时候,他也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总的来说,就是不听课。后面的立原发觉到中也的不正常,用笔戳中也后背,引来了前桌的不爽。

“干什么啊立原!”他尽量用小一点的声音。

“看你心不在焉的,提醒你!”立原指着中也,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恩?后面的立原和中原你们在说什么!”讲课的教师突然说道。啧,现在好了。中也和立原同时露出了生不如死的表情。毕竟他们的老师是个更年期的中年女老师,说话唠唠叨叨,很没劲。

“我说你们啊!上课不好好上……”

…………

这老太婆讲不完了啊?!



又是放学。

中也在出来的时候,发现一群女生围成一圈又一圈,密密麻麻。心生好奇的中也准备去看看。但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幕,霎时惊呆了。被围着的,不是太宰治吗!中也心想,昨天刚和我分开,今天就找别人!生气!他扭头就走。在他快步走的过程中,一个想法突然窜入了中也脑子里——其实太宰等自己的那时候,他把所有的女生都拒之不理,只想待在自己身边?

怎么可能。他自暴自弃地想着。随着思绪越来越复杂,他的步伐也开始越来越快。

难道我刚刚是在吃醋?

想到这里,他的步伐停了下来。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

我真的喜欢太宰治吗?中也心里反复地想,不会的话,刚刚我在生什么气?他好像知道了自己的感情——我,中原中也,喜欢太宰治。我想和他交往,想和他一起回家,想去他家蹭饭(?)……

中也咬了咬嘴唇,下定决心。他转回头,一边想着要把自己的感情告诉他,一边希望他还在那里。


当中也再次走到校门口时。他左顾右盼,看不见太宰。看来他回去了…中也想。但当他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再次进入他的眼帘。

“中,中也?”太宰呆了呆,眼前的着实让他大吃一惊。而中也一看到太宰,脸就越来越红。他紧闭双眼,想着,要说,说出来——

“我,我才不是要来找你!!!”

我在说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是要表白吗!我怎么控制不住我的嘴啊!中也使劲憋住眼泪,可委屈的泪珠还在眼角边打转。只见那个男人笑了笑,他慢慢靠近中也,想知道这只小猫的心情。然后他开口:“中也,我就说直白点了。”

“……?”

“你喜欢我吗?”

“我……”中也刚要接上面的话,却被太宰堵住嘴唇。

是个意味深长的吻啊。

中也被太宰亲的那一瞬间,他所有的思绪都像鸟一样飞走了,像水一样流走了,像流星一样划过了,现在,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太宰,和这个吻。他回吻了太宰,两个人一起坠入着柔情深渊。

“呜…”逐渐的,两个人的唇恋恋不舍地脱离。


“混蛋太宰……我…我………”

他憋了很久,脸越来越红,这才急着说出那句脍炙人口的话——

“我就是喜欢啊混蛋太宰!!”

“诶——你再说什么!我没有听见!”

全世界,都没有像太宰这么卑鄙的人了吧。他想。

“我讨厌你啊混蛋太宰。”

太宰笑了笑,深棕色的眼瞳仿佛在闪闪发亮。

“我也喜欢你哦,中也。”



============

(2)*

早上了,中也从床上醒来,开始了满身期待的一天——与太宰治交往的第一天!他昨天翻来覆去,不知是兴奋的还是羞耻的,完全睡不着觉。直到很晚很晚他才睡着。所以他现在是又精神又困。——直到他看到了在电线杆旁等他的太宰治。

“早上好啊中也!”

“恩,混蛋太宰。”

两人相互一笑,行走在这个小巷里。“呐呐中也。”太宰歪过脑袋问中也,“我们现在是情侣了吧?那就可以干和平常不一样的事了吧?”

“我……!我好像还没承认呢!”中也脸红得连忙低下头,说着,“你又想干嘛……”

我想侵犯你,我想占有你,我想上你——!太宰脸黑着想,可嘴上只是说:“想离你近一点。”说完就往中也那里抛了个媚眼。总算意识到保持与太宰五米距离的中也,点了点头。看到中也的允许,太宰走到中也身旁,越来越近。

“喂,这有点太近了吧。”

“有~吗~!”说着,太宰用手搭在中也肩上。中也被这突然袭击吓得脸都红了。恩,是个很好吃的苹果。太宰想。可是被自己搭在怀里的中也在不断挣扎,于是太宰叹了口气,对着中也耳朵哈道:“中也,别挣扎啊,当心脚下。”

中也的耳朵被这一哈,痒痒的,很不舒服。但也没办法啊,他放弃了抵抗,乖乖让太宰靠近。当然,越靠近脸越红。


他们就这样推推搡搡走进了校园。


(3)*

第二节课下课。

厕所。

“啊咧…太宰前辈?”

“!!!”正趴在厕所窗台上的太宰,被刚好要上厕所的立原发现。事状惨烈。

“那个……”太宰的手脚开始不自然,眼神也尽量不跟立原对上,“我……我其实在…”难得的一次战略失败,使太宰不知所措。

“哦~我知道了。”

“呃!”

“你是在等中原吗。”

好险啊吓死了我靠——!这只不过是日常跟踪而已…太宰脸黑着笑了笑,嘴上连忙答应:是…是……啊哈哈。而这一幕被中也撞个正着,他就静静在厕所边上站着,一脸懵逼地想:怎么回事…他们什么时候好上了……?

“哦,太宰前辈啊。”梶井也从厕所出来了。旁边的立原抬头想了什么,说:“啊,对了。快期末了,中原同志的成绩并不好啊…”刚想反驳“明明你比我还要差,老子年级前五!”的中也被立原死死按住嘴巴,立原继续说,那就开个学习会吧。

“学习会?”三人异口同声。

“对!学习会!”

………

………

“恩,所以我就被你骗来了。”

“啊哈哈…好歹也帮我一下啊国木田。”

国木田一想起旁边的太宰明明是说请客,没想到被横了一道。看来以后要在“理想”上加“远离太宰治”了啊。他想。而太宰也始终没敢正对国木田。大概,可能,是想活到明天吧。

“啧,开学习会的话,不如你和中原单独一起不就好了?”国木田突然开口说道。

“这……!这么恬不知耻的事!”

这个人还知道恬不知耻…不对,他想哪去了?!

于是他们边走边聊。走着走着,梶井突然问道:“咦,太宰前辈是喜欢中原的什么呢。”

“哇啊啊梶井你说这个干嘛!”嘴上那么说的中也,实际超想知道的。什么嘛,说一下就怒了、梶井翻了个白眼。

但是太宰把手抬到下巴旁边,认认真真想着。这样哪都好,中也是世界的宝物,中也是一种信仰!我爱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是这么爱他啊啊啊啊啊啊啊(仿佛写出了中也迷妹的心声。)他说:“恩……恩。我就是觉得他很可爱。”

“哄!”霎时,中也的脸红了起来。平时在学校潇洒大方的中也,竟一时语塞起来。所谓爱情……旁边几个人仿佛感受到了这爱情的酸臭味,立即跑到五米开外。

“哦呀,这气氛。”“啧啧,直接就让这个持续下去,到爆炸好了。”“抱歉,太宰他经常这样。”对于三人的冷嘲热讽,中也表示:要走就他妈快点走!



“恩,到了。”

“哦——这就是中也家啊。”

“…混蛋太宰你不要装作没来过好吗,不然现在就滚回你家去。”说着,中也指了指几米开外的一栋房子。唉,现在中也想到当时就该反驳!不要犹豫!真没想到啊…这群人竟然借我爸妈不在家就提议直接攻进我家。火大。“好了,进来吧。”他打开房门,叫身后的人进去。后面的人进去。后面的人懵懂点了点头,跟了进去。


“这里是我房间,就在这里学习好了。啊,我下去拿点心。”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虽说住中也旁边这么久,但是他的房间是没怎么去过的呢。唔,但是平时都是中也来我家,然后蹭饭之类的…太宰想着想着,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就像黄金那么闪:哇~等会儿要好好拍照呢!啊…想钻进中也衣柜里感受感受!还有床!!哇啦嘿!想到这里,太宰不禁流出带有痴汉气息的口水。旁边三人扶额。

中也上来以后,学习会就正式开始了。



“哦,这个啊。要把公式套进去……”

“呜……有点难,公式什么的……”立原抓耳挠腮,露出了怂逼似的表情,“不过还是要谢谢太宰前辈。”

“哪里哪里。”说着太宰拍了拍立原的头。

中也看着两人,心里不禁有些不爽。立原怎么比我还要亲近太宰,感觉好气哦。这个好像叫……叫……

“太宰,你男朋友吃醋了哦?”

国木田推了推眼镜。太宰也也许是注意到了,对中也”嘿嘿“一笑。

“什么……!我才不是呢!!我我我下楼拿饮料!”说完,中也匆匆下楼。他缓缓打开冰箱,拿起塑料瓶装的果汁,然后就一边把冰冰的塑料瓶往脸上靠,一边想:“呜…需要冷静冷静…有点热。”

而门外——

以上厕所为借口的太宰趴在门旁,露出了标准痴汉的笑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请让我买下这个瓶子!!!!


总之学完习的他们,饥肠辘辘,是该好好吃一顿了。

嘿嘿嘿!下手的好机会!太宰想,在他们忙着做菜的时候,偷偷再潜入中也房间好好看看…我是个天才!太宰露出了胜利的笑容。而唯一猜到太宰这个死痴汉想法的国木田却叹了口气,不理不睬。

瞅准时机的太宰在大家都忙得要死的时候跟中也说什么自己的橡皮丢房间里了,然后一股脑冲进房间。正忙着的中也自然是一脸懵逼地表示随你吧,反正都是……

得到回应立即飞上房间的太宰那个得意啊。看上去春风满面走起路来轻飘飘的。

“啊啊啊~又来看看。”他四处游走,边走边想。“嗯呢中也房间真大。”“哇。鞋柜也很整齐~还有衣柜…”太宰打开衣柜,一阵阵中也的气息扑面而来。“噢噢!get!!”之后,吃饱喝足的太宰,又看向了中也的床。他嘿嘿一笑,直接爬上了中也的床。

“啊啊!中也的气息~!这感觉就好像是被他抱着一样……”看得出,现在太宰无论如何也不想离开这张带有自己喜欢的人的气息的床。除非……

“咯吱——”门开了,走进来的,是中也。

——除非有人来了!特别是中也!

靠!

看到是中也后的太宰一脸惊恐,然后立马把被子掀开,说:“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而他心里只有:完蛋完蛋完蛋完蛋完蛋完蛋完蛋完蛋……平时那个臭不要脸的太宰,现在就像个红彤彤的苹果,脸全部都红得特别彻底。中也盯了一会儿太宰的样子,“噗呲”一笑:

“混蛋太宰,你是不是生病了?”

……咦?

太宰目瞪口呆,一脸懵逼。

“太宰?”

反应过来的太宰,眼睁睁地看到中也走到自己身边,然后一种神奇的触感在头上摩擦…“啊,中也……”当太宰感觉到现在竟然被中也摸摸头,他的脸更红了,耳朵里还有头上都好像冒着烟。

“你还可以吗?大家已经做好饭菜了。”

“啊!可以!”连忙答应下来的太宰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

唔…等等…中也把手从太宰头上放下,捂住有点羞涩的脸,想:以前都是我抬头看太宰,现在我竟然从上往下看……感觉好奇妙啊!觉得这样很奇妙的中也,脸更红了,然后他想了想,扭扭捏捏地说:“太,太宰,能让我摸一下吗?”

“可以!!!”太宰不假思索地回答。可然后他想到了一个问题——咦?摸哪里?他感觉我快要石更了。而中也把手轻轻放在的却是太宰的头上。他抚摸着太宰的头,软软的,很柔滑,很舒服。没想到太宰的头发也很不错啊。他想。

但是旁边快石更的太宰只能压抑住想上了他的冲动,乖乖地配合动作了。




这很是一个快乐的学习会!恩!

太宰:^q^其实我已经吃饱了。








----------

这个其实是太中……恩……

顺带一提第三小节借了一个可爱的番的更……真的好可爱!!!

话说我快100of了……满100我开车……恩……

论情人节——?

*好短啊……随便一提有点烂尾但是还好【???】

*提前情人节。啧。竟然要开学。

*吃好玩好————



又是一年。又是一个令人惆怅的情人节。——中原中也想。


本来今天中也高高兴兴来上班,没想到抽屉上出现了——一盒巧克力。巧克力上面还有注明,但是字很歪扭,基本看不出谁写的。上面写的好像是:“我…讨厌你”?但是上面还有两个黑色不明字迹,应该是“非常”吗?

真是琢磨不透。中也撇了撇嘴,把视线换过窗外。而窗外的场景更是让他生气。窗外的那个旧搭档——也就是太宰治,莫名其妙出现在黑手党大厦外,还在兴致勃勃地收着巧克力。

啧。火大。

他干脆拉起窗帘,眼不见为净。

黑手党的假期没有固定,就算你情人节也没有任何用。一沓纸直径摆在中也办公桌上,这是一天的工作。

中也伸了个懒腰,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转眼间,午餐时间到了。

手下把午餐放在中也台上,走了。只有一边拿着筷子,一边看着解决了一半的文件,一边拿起筷子。突然视线一转,他想起了那盒巧克力。他从抽屉里拿出那盒巧克力。左右看看,想发现什么猫腻。唔…没毒。他想。于是他把巧克力放在包里,然后开始吃午餐。


很快就黄昏了。

中也挺着在椅子上待了了一天的腰和屁股,匆匆下楼。就在他走在街上准备拿车的时候,眼前一个讨人厌的脸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他妈……太宰治。还有太宰手上(袋子装的)一大堆的巧克力。他想。可以直接绕过太宰的。想什么干什么一直是中也的风格,他加快步伐要假装不认识太宰。可太宰却直接叫了他名字:

“中也。”

“混蛋太宰。”

中也下意识回应了。

“恩,今天中也有收到巧,克,力吗?”

这货一看就是故意的…还特意把巧克力说得很重。中也忍住怒火,握在手上的包的袋子快被他握烂了。他甩甩手,说没有。然而他没看见,太宰在他身后笑了笑,然后带着一点儿讽刺的语气,说“其实你有收到巧克力吧?”

“恩?”

中也吃了一惊,这个男人…怎么知道。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太宰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以这样的语气把话接下去,“因为我是中也的旧搭档啊,你在想什么我可都知道哦。”

“以及那个巧克力就是我送的哦?”

什么!他送的?!中也呆住了,他看向公文包,仔细想想也是…毕竟是“讨厌”。他把包扔向太宰,丢了一句:“我知道的,你的心意。”

太宰“诶——”的一声,又说:“那你是不是……”没等太宰说完,中也头也不回地走了。太宰意识到不对劲,打开包一看,他自己都懵了。

不是“我并不讨厌你吗”?

怎么成“我讨厌你”了?

太宰也是急啊,他连忙追了上去,追上中也,然后一把把中也抱住。被突然抱在怀里的中也吓得——或者说条件反射直打太宰的脸,胸口或下巴。太宰忍住痛,用手把怀里的人的脸扳过到自己面前,小心翼翼地附和中也,说:“啊,中也又被我耍了一次!”

中也红着脸,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太宰,并且停下了动作。

“中也好像没看清楚呢~”说着,太宰把巧克力包装递给中也看,“其实啊,上面的字迹应该是我不小心擦掉的,全句应该是‘我并不讨厌你’哦?”

中也盯着上面的字迹,好像是…吧?但他转念一想,会不会是太宰治的诡计呢?

“所以,你想说什么?”他试探性的说。

“恩,这就是我对你的告白哦,要是中也不喜欢我的话刚刚就不会那么生气了吧?”然后他以更加强的力气拥抱怀里的人。

“……恩,恩。”怀里被这几击直球攻击得不知所措的中也,只好默认了。

于是,在太阳夕下,一个情人节里,辉映出,两个人恩爱(?)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