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部分安雷。)

……………………没毛病。


沉迷安哥prprprpr。



后面2p。

安哥:参加凹凸大赛不如玩奥比。

虽然感觉这个有人画过了但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讲真这期真的笑死。

(不过题目说好的孙兴我一点也没看出来!!!!)


双拍安迷修参上!(bu)

没毛病。

改图。


嘉德罗斯:这他妈难道是鬼狐干的??卧槽还掉色了??


p2大概是这个地方的全景(???)

难道全区只有我吗???

我觉着这一发我能遇同区的,真的。



p1摄影:我母上。


漂流瓶真是个神奇的功能。

话说我猜这是个大叔吧emm…


【那什么图请在下面开始看qwq】

话说ooc求别说……真的。(p图什么的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有一天老安生日,
那什么暗搓搓问一句。

有人要跟我们换团头↑吗——
(bushi)

哇!!!
这里qq1289491362欢迎骚扰。

王冬宅春的求爱方式。

*起名废没办法。
*ooc严重。
*王子冬x宅男春设定。

(1)

四月雨纷纷。已是春天到来的季节。唉…。少年把整大袋垃圾扔进垃圾桶,深深叹了口气,貌似这个月游戏出了以后又要吃土了——

————

季连春生。
一个万年家里宅(可能会有点腐)的名字。刚被老妹轰去打扫房间,现在就已经在丢垃圾了。啧。话说不是我打扫而是老妹你自己拿起扫把自己干完了吗…还那么快。他挠挠头,望着天发呆。

“那个。”
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在季连春生耳边响起。他扭头转去看。想来也是问路的?
“我问问你。”
“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咦。不是。什么……
季连春生一瞬间以为自己眼瞎耳聋了。

————

冬子寒。
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富饶国家的王子的名字。被逼婚逼得生不如死所以跑到这个热闹的镇子冷静自我。
可是——
咦。这个人怎么丢垃圾要拿一大袋?这起码也有好几公斤重了吧…嗯。想在这里交个朋友要不过去问一下?冬子寒若无其事地想着。于是他手脚轻快,走到橙发少年身后,问:
“那个……”
少年转回了头。被邋遢遮掩了大半辈子的帅气的脸完全暴露在冬子寒面前。顿时冬子寒心里有好几个小天使在飞,脸蛋泛红起来。本想要问路的他竟突然改口:
“我问问你。”
“能不能和我在一起?”

于是。他成功看到了眼前的少年的一脸嫌弃和懵逼。

————

气氛尴尬。
季连春生觉得,可能自己遇上神经病了。虽然眼前的人很漂亮,笑起来也比自己俊朗多了,但他还是觉得——是不是我出幻觉了???被人表白什么的…对方还是个男的啊。

冬子寒觉得,自己可能遇到真爱了。即使对方是男的,而且还浑身乱七八糟的,但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一定既老实,又乖…不像那些爱撒娇的令人作呕的女人。

于是,这次偶遇,使一见钟情的王子开始了对宅男(可能会有点腐)的漫漫求爱路。

哈哈哈哈哈哈哈改的图(。)
实际上我都不知道有没有人改过。真的。

当然冬春混入。
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沉迷。
p旧双黑
p2新双黑
p3我大冬春
p4——一个总结~♪

然后别打我。我们仙女没有良心。 (自己也感觉标签打多了)

论媳妇是警察怎么办。要寂寞空虚冷了吗?

*白领宰x警察中

*好像有点短但是……

*讲真。大概会有后续(???)……不,不存在的。

 现在沉迷双重人生沉迷冬春沉迷冬子寒,但是也不能忘了双黑!



“诶!?”太宰正跟自己的恋人通电话,听到某个玩意突然情绪高涨,“什么什么!中也你你你明天也不回来??”电话里穿来了闷哼一声,然后就挂电话了。

太宰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通话结束”,心里难受。自己已经一个月没跟媳妇亲亲抱抱了啊啊啊!这几把谁受得了!


没办法。谁让自己喜欢上一个警察。


“啊…本来明天星期六可以带中也去玩的……”太宰绝望地看向天花板,“我说这些人怎么就,那么多事呢!那都要警察??”



一天大早,太宰拖着自己想中也想得虚的身体,来到公司上班。

然而太宰治作为这个公司的这位白领啊,有点儿不一样。没有别的公司白领那种一分钟几百上下的,但是做事出奇地效率高。

奇才奇才。这是太宰毕业前,一位教授给太宰的话。

奇你妈。没有媳妇还不如去死。

旁边的中岛敦给太宰打招呼,太宰也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嘭”的一下关了办公室的门。唉。好久没见过太宰先生生龙活虎的样子了。敦叹了口气,爱情啊爱情。

而进到办公室后的太宰,立马就趴在自己的桌子上,生不如死。“啊啊下午去入一下水好了。”说完,他拿起了手机,盯着信息列表,自己发的十多条 信息,却没回复一条。

“……呜!”看到手机突然感到委屈的太宰决定,不等下午了,现在就去!他拿起刚脱了的外套,披在身上,然后夺门而出。

当然,走之前还和一脸懵逼的敦说:“敦君,我去入一下水。工作交给你了~”然后摁下电梯键,走了。



不久后,随着“噗通”一声, 不知不觉…意识在慢慢迷离……太宰治好像看见,一只满脸通红的小中也,正在自己身下喘着气。太宰觉得这可能是个梦,所以他变得为所欲为。他亲吻身下人的唇,用手隔着衬衫抚摸身下人那被挑逗得充血通红的身前的两粒。他嘿嘿一笑,想要解开身下人的裤拉链……



“喂!”


“喂!你没事吧?!” 
 
啧。正做了春梦却被打搅了的太宰,当然很不爽啊。他就想要转个身继续睡。却被怀里的人打了一拳。 
 
“唔…!” 
 
身下传来一阵挣扎和支支吾吾的声音。 
 
太宰这才发现,自己这不就是把梦中身下人抱在怀里呢么!大概是因为中也太吵所以身体才会捂住他的嘴吧……? 
一定是梦。 
 
太宰这样想着,想继续刚刚梦见的动作,想伸手去摸的时候—— 
 
又被打了一拳。 
 
                                 
“混蛋太宰。还好遇见我,你要是抱着其他姑娘祸害别人,被求我放你出去!” 
 
现在,是在警察局。一个悲伤的地方。 
“混蛋太宰。还好遇见我,你要是抱着其他姑娘祸害别人,被求我放你出去!” 
中也严厉呵斥道。 
太宰歪了歪头,不要脸的说:“中也是在吃醋吗~想象我抱着其他女人~” 

“……没有滚。”


“诶~被中也这一说我好伤心啊~!” 

太宰边说边满怀恶意地笑了笑。手开始不自觉地动了起来。

中也当然意识到这一举动。但是他觉得现在是恋人也没什么不好……?但是转念一想,这可是在警察局啊!于是他便用手拍掉了太宰本想搭在中也腰上的手。

被这一拒绝的太宰当然不甘心,他又抬起手,一把就摸上中也屁股。 
被这一举动吓了一跳的中也面红耳赤,他转身就恼羞成怒地对太宰说:“放开。” 

太宰治会答应吗啊,当然,是不会的。他只会不要脸地说不。


中也的身体被这一调戏,不自觉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啊~太宰看着怀里人满脸通红身体敏感,心里感叹:我其实也是幸福的啊。


----------------

事后,一位警察突然瞄见两人举动。

随后,警察局轰动。

“哇!!!中原前辈的恋人!!!”

“哦哦哦~!有趣有趣!”


中原表示:不是你们……


桃花开了。表白吧。

*短打。
*真的。他们是真爱啊。

桃花三月。一个属于粉红色的月份。
那颗桃树,正耍得烂漫。

“那个…春生啊……”
冬子寒叫住了从自己身边走过的季连春生。

“怎么了?”季连春生回过头,看着有些慌乱的冬子寒,问道。

看着呆呆地盯自己的季连春生,冬子寒不禁心里一震,没想到春生也有那么可爱的时候…他顿时有点面红耳赤,支支吾吾,还有指手画脚。明明一直都想要告诉季连春生自己心里话的冬子寒,在实战中竟然真的慌了。飘落在方圆百里的桃花,似乎把冬子寒的心情衬托得更凄凉与一丝期待。

“嗯嗯嗯……那个那个……”
冬子寒噎了噎口水,正想这几万个之前立好的稿子,从中选出一个跟眼前的人说,但是不是他脑洞不大,而是没胆。他眯起眼睛,让互相的视线变成了单方面的视线。

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季连春生歪着脑袋,视线转向了远方。

“那个……!春生啊!我……”冬子寒正要说出口,却被季连春生打断,他望着远方一颗开满粉红色的树,说,

“春天到了啊。”

是啊。春天到了。
可是我也依然没有勇气告诉你,我一直喜欢你呢。

end.

迟到的生贺。

*发迟了怪我,因为我耍不了电脑啊……

*随便一提我并不知道写的什么,恩。



唔…怎么说好呢,今天。


——芥川今天生日。



敦趴在办公桌的椅子上,思考人生。


芥川会喜欢什么呢?他想,送他只猫?不不不,不行,这样罗生门会吃醋的。那请他吃饭?啧,这个完全没有新意。给他个惊喜!?敦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脸都黑了。芥、芥川的心脏和身体不好啊…

唔。好难。

敦垂下头,在桌子上滚来滚去,却被人按了下来。

“呀~敦君~”

“太、太宰先生!”

等等。太宰先生是芥川以前的老师 ,或许太宰先生会知道什么最适合芥川?!想到这里,敦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哦,太宰先生或许知道自己却……一窍不通啊。

“敦君在想什么呢~”

“那、那个!!太宰先生会在自己喜欢的人生日送什么礼物呢!”

这小子。一定想着芥川生日了。

“啊~这个的话,干他一次?去年某只小矮子生日我就好好【哔——】”

“唔……这样好吗太宰先生。”

心想这鬼玩意一定行不通的敦,还是问了一下。

“或者说给他【哔——】一次?”


不行。太宰先生现在满脑子色情。边想着的敦,边往后退。






此时的芥川。


“咳、咳咳。”芥川轻咳了几声。

“哦,芥川。”

芥川闻声去看,是中原中也。

“啊,中原前辈。”他向中原打招呼。

中也快步跟了上去,问芥川:“芥川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吧?生日快乐哦?”

“恩。谢谢。”芥川回答道。忽然他又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过头问中也,“中原前辈。那个,你生日的时候,你喜欢的人会送给你什么?”

我的妈。生日。

中也一想到那个生日都不禁脸黑起来。想想自己被干了一夜。

“啊这个的话,就是……就……”

越说脸不禁越黑的中也,被芥川发觉到后,芥川连忙讲:“中、中也前辈…啊那个今天您也有很多工作吗?”

“……没有吧。”被打断了那糟糕思绪的中也回答道。

“那,我先去上个洗手间——”说完,芥川就走向了厕所的位置,从这莫名其妙的话题退了出去。

“等等——!芥川你要什么礼物啊——?”


不行。中原前辈的生日一看就很不好。头也不回的芥川,这样想。





下午,下班时期。


“呜…”芥川捂着留着新鲜血液的手臂,从巷子里跑出。是的,他在执行任务时碰上了埋伏,被暗算了。这还不是令他更吃惊的,更令他吃惊的是,他刚跑出巷子口走在大街上就撞到了敦。


人生嘛,就是那么多巧合。


“哇!!芥川?!你你你你怎么受伤了??”


“…人虎?不是你怎么在这!”


敦下意识看了看芥川的伤口,伤得还挺重的。

“啊啊芥、芥川!我带你去包扎!!”说着,他抓住了芥川的手。

“等会儿!去医院的话我会暴露的吧!!”

好像…也是啊……敦呆呆地扭过头来看芥川一身的血污,尴尬地放开了芥川的手,“对…对不起……”

看见芥川好像是嫌弃地撇过头,敦只能耷拉着脑袋不说话。而芥川当然也瞄了敦几眼,看见这样的敦,他心里也有些不忍。

“喂。”他说,“还是去我家包扎吧。”

听见这句话的敦,像是小狗般高兴地把头点了又点。


芥川家里——

“好好好,芥川别动。”

“疼。”

“啊呀~谁叫芥川那么不小心。”

看着眼前的人幸福地笑着,总会让点微妙的感觉。

上他吧?

上他吧?

上他吧?

上他吧?

上他吧?


被这样盯着的敦心里有点慌,他突然想起来,太宰先生的一句话“要不给他【哔——】一次?”一想到这个就猛地摇起头,现在敦的心情万分复杂。


“那个……”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说。

“啊……芥川你先……”

“还是你先。”

“还是你……”


僵持不下的两个人内心越来越乱,直到——一个塑料瓶砸中敦,敦一不小心就倒在了芥川怀里。芥川的怀抱……好暖……他一边痴痴地想,一边不禁将头埋得更深。看到像猫儿一样埋在自己怀里的敦,芥川的心里也直痒。



“让我上你吧(我可以给你上吗)”两句意味深长的话说出。


看来又是个不安静的夜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