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情人节——?

*好短啊……随便一提有点烂尾但是还好【???】

*提前情人节。啧。竟然要开学。

*吃好玩好————



又是一年。又是一个令人惆怅的情人节。——中原中也想。


本来今天中也高高兴兴来上班,没想到抽屉上出现了——一盒巧克力。巧克力上面还有注明,但是字很歪扭,基本看不出谁写的。上面写的好像是:“我…讨厌你”?但是上面还有两个黑色不明字迹,应该是“非常”吗?

真是琢磨不透。中也撇了撇嘴,把视线换过窗外。而窗外的场景更是让他生气。窗外的那个旧搭档——也就是太宰治,莫名其妙出现在黑手党大厦外,还在兴致勃勃地收着巧克力。

啧。火大。

他干脆拉起窗帘,眼不见为净。

黑手党的假期没有固定,就算你情人节也没有任何用。一沓纸直径摆在中也办公桌上,这是一天的工作。

中也伸了个懒腰,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转眼间,午餐时间到了。

手下把午餐放在中也台上,走了。只有一边拿着筷子,一边看着解决了一半的文件,一边拿起筷子。突然视线一转,他想起了那盒巧克力。他从抽屉里拿出那盒巧克力。左右看看,想发现什么猫腻。唔…没毒。他想。于是他把巧克力放在包里,然后开始吃午餐。


很快就黄昏了。

中也挺着在椅子上待了了一天的腰和屁股,匆匆下楼。就在他走在街上准备拿车的时候,眼前一个讨人厌的脸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他妈……太宰治。还有太宰手上(袋子装的)一大堆的巧克力。他想。可以直接绕过太宰的。想什么干什么一直是中也的风格,他加快步伐要假装不认识太宰。可太宰却直接叫了他名字:

“中也。”

“混蛋太宰。”

中也下意识回应了。

“恩,今天中也有收到巧,克,力吗?”

这货一看就是故意的…还特意把巧克力说得很重。中也忍住怒火,握在手上的包的袋子快被他握烂了。他甩甩手,说没有。然而他没看见,太宰在他身后笑了笑,然后带着一点儿讽刺的语气,说“其实你有收到巧克力吧?”

“恩?”

中也吃了一惊,这个男人…怎么知道。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太宰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以这样的语气把话接下去,“因为我是中也的旧搭档啊,你在想什么我可都知道哦。”

“以及那个巧克力就是我送的哦?”

什么!他送的?!中也呆住了,他看向公文包,仔细想想也是…毕竟是“讨厌”。他把包扔向太宰,丢了一句:“我知道的,你的心意。”

太宰“诶——”的一声,又说:“那你是不是……”没等太宰说完,中也头也不回地走了。太宰意识到不对劲,打开包一看,他自己都懵了。

不是“我并不讨厌你吗”?

怎么成“我讨厌你”了?

太宰也是急啊,他连忙追了上去,追上中也,然后一把把中也抱住。被突然抱在怀里的中也吓得——或者说条件反射直打太宰的脸,胸口或下巴。太宰忍住痛,用手把怀里的人的脸扳过到自己面前,小心翼翼地附和中也,说:“啊,中也又被我耍了一次!”

中也红着脸,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太宰,并且停下了动作。

“中也好像没看清楚呢~”说着,太宰把巧克力包装递给中也看,“其实啊,上面的字迹应该是我不小心擦掉的,全句应该是‘我并不讨厌你’哦?”

中也盯着上面的字迹,好像是…吧?但他转念一想,会不会是太宰治的诡计呢?

“所以,你想说什么?”他试探性的说。

“恩,这就是我对你的告白哦,要是中也不喜欢我的话刚刚就不会那么生气了吧?”然后他以更加强的力气拥抱怀里的人。

“……恩,恩。”怀里被这几击直球攻击得不知所措的中也,只好默认了。

于是,在太阳夕下,一个情人节里,辉映出,两个人恩爱(?)的身影。



评论(2)

热度(31)